王亚彬:舞蹈让我看待世界的眼光变得非常美好 

2019年09月05日08:56  来源:
 
原标题:新作《一梦·如是》本周亮相广州大剧院

《一梦·如是》上下篇呈现两种不同视角,是对同一题材的抽象和具象的解读。

舞剧《青衣》之后时隔三年,王亚彬带着新作《一梦·如是》再度来到广州。这部以鸠摩罗什的经历为题材创作的舞剧中,有着时间和空间的回放与停顿、梦境和现实的重现与转换,舞台、历史、现实和故事同时呈现,给人以不少遐想空间。昨天刚到广州的王亚彬接受记者专访,她说自己此前就有过想要以丝绸之路为题材创作的想法,“于我看来,丝绸之路上的人和故事,也是关于丝路本身的故事。这次以鸠摩罗什的人生历程作为切入,他从龟兹沿河西走廊一路到长安,是想以他的人生轨迹,告诉人们,人生如同一场跋涉。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要记得自己的初心,即便是路途遥远,有可能遇到艰辛,但是还是希望可以坚定自己的梦想。”

在现实世界中,从2009年起,王亚彬就开始了“亚彬和她的朋友们”系列演出,到今年已经是第十季了。谈到十年来一路坚持,她则说自己现在变得更加开放和平和了。几乎把所有生活都献给了舞蹈的她表示:“我觉得舞蹈让我看待世界的眼光变得非常美好,要是全地球人都热爱舞蹈,那得是一个多棒的世界啊!”

关于《一梦·如是》:剧中的时代和表达跟现代人没隔阂

将于9月6-7日在广州大剧院上演的《一梦·如是》,是“亚彬和她的朋友们”系列演出之一。作品以当代视角讲述译经大师鸠摩罗什的故事,王亚彬是该剧其中一位编舞家之一,跟她合作的是日籍舞者平原慎太郎。谈到这样的合作方式,王亚彬说:“一方面我们是对各国青年艺术家都有着比较密切的观察,我也希望通过这样的合作,去沟通和了解不同国家的人们的编舞理念。另一方面,从文化背景的理解上说,(中国舞者)跟日本舞者有共通、也有不同,希望从不同的视角对同样的故事进行呈现”。

作品的上篇由平原慎太郎编舞,身处当下的现代人在舞台上读书,现代都市下,莫名的孤独,孱弱的身体,微弱的欲望,迷失的自我,却仍然在努力找寻。王亚彬编舞的下篇中,舞者回到过去,沿着鸠摩罗什向往神秘土地的踪迹,经历了人生的苦难、困厄,直至化解。

王亚彬说,作品去年北京首演后,观众有他们自己的喜好,“有人可能很喜欢上半场,有人喜欢下半场。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。有观众觉得,上半场仿佛看到了众多的、五彩缤纷的人生,下半场则是将群体集中在了个体身上,但这个个体其实也具备一定的代表性。我觉得就是一个相对抽象和相对具象的高度统一”。

实际上,在投入编舞之前,王亚彬和平原慎太郎在编舞结构、动作语汇的风格上有过特别的探讨,值得留意的是,上下半场其实有着极其强烈的呼应以及内在的逻辑。“对普通观众来说,他会觉得非常紧凑,节奏非常扣人心弦,一直到最终的结尾,他和这个舞剧的时代和表达没有任何隔阂,很容易地被接受”。

王亚彬认为,无论是什么题材的创作,自己都希望可以和当下观众产生联接。“这个作品其实就是从时间长河中两个不同的点来进行切入,他(平原慎太郎)所呈现的是现代人的一个视角,我来做鸠摩罗什这部分。同时我们保留了一个现代城市青年的角色,从头一直贯穿到尾,希望可以透过去触摸过去的故事,给我们现代人带来什么启迪”。

关于舞蹈创作:开放和平和的心境很重要

作为成名已久的古典舞演员,在网络上,王亚彬表演《扇舞丹青》《惊鸿舞》的视频一直以来有着很高的点击量;而近年来她更多通过将中国传统舞蹈及当代西方舞蹈糅合在一起,在国际上收获了很高的评价。她被德国媒体誉为“亚洲最重要的舞者之一”。2017年,她还参与了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的制作《她说》,是这部获奖作品的三位主创编舞之一。

王亚彬自认是一个在思想上很开放人,“虽然我的背景是中国古典舞,但是我没有把自己仅仅局限在这个舞种。因为我觉得舞蹈是非常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,同时作为编舞或舞者,他应该有能力去驾驭不同风格和题材的作品,而不是仅仅定性为中国古典舞舞者或者编导”。

启发她开启这方面的探索的,是在2013年,王亚彬和比利时当代编舞家西迪·拉比·彻克奥维一起创作了舞剧《生长》。彻克奥维是当今舞坛炙手可热的编舞家,其著名作品包括与少林寺武僧合作的现代舞《Sutra》。“我是他合作过的第一个中国舞蹈家。与他的合作让我打开了对于当代舞的认识和理解,当然他也从和我们的合作中了解到很多中国的传统文化,比如太极、针灸啊。在这之后,我不断和一些当代舞编导、舞者合作,还包括跟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的合作。在不断创作过程中,你会结识更多的优秀艺术家,从而打开你的视野,拓展你对舞蹈的创作题材以及方式。”

这次《一梦·如是》创作也是如此,为了这部作品,王亚彬走访了丝绸之路上的一些城市,从新疆库车、克孜尔石窟,到敦煌莫高窟、榆林石窟等,“当你身临其境的时候,你更能感受到传统文化的力量,这对于我来说有特别强烈的震撼。再有就是通过了解鸠摩罗什的思想,我也希望在这个年纪,可以有更加平和与开放的心境。因为对于艺术者来说,开放和平和的心境其实是挺重要的。你要保持一个特别安静的内心状态,就是不浮躁,沉淀下来思考和创作作品。”

过去十几年一直在不断跳舞、编舞的王亚彬,也笑说自己“舞蹈之外还有什么嘛”!说到现在的生活,她认为,“对于我来讲,舞蹈已经是我生命里流淌的血液了,所以从来没有特别考虑过舞蹈之外或者之内的世界,界限在我这儿好像已经非常模糊了。因为真的当你走进这个舞蹈世界里的时候,我会觉得舞蹈让我看待世界的眼光变得非常美好,非常向上,特别希望就是——哎呀这要是全宇宙或者是说全地球人都热爱舞蹈,那得是一个多棒的世界啊!”(黄文浩)

(责编:刘婧婷、丁涛)
 
关注人民网微信

视频新闻

热点排行

上海11选5 北京pk10 幸运时时彩 500彩票网 亿信彩票注册 广西快3 幸运时时彩 亿信彩票导航 500彩票网 北京pk10